yuri

「周叶」掌纹01

扇下眠森:

荣耀联盟第十赛季后,站在荣耀巅峰的王者叶修宣布退役,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王者他前脚刚走,后脚就迎来了国际性的荣耀顶尖赛事,世界邀请赛。
这个波,令整个电竞圈都抖了一抖。说来也实在是不容易,花开花谢花满天,火烧火热火燎原,荣耀不说燃遍全中国,至少在几个职业战队分布的城市里是燃得天昏地暗,这下终于好了,终于燃遍中国了,还燃出了门直接给燃到外国去了,荣耀也要打世界杯了。
全国荣耀玩家们都感到了炽血沸腾,咕嘟咕嘟地冒着泡,一腔热血玩荣耀,报效祖国靠鼠标,他们纷纷拧出一把把的侠肝义胆,在普天同庆奔走相告的同时,也感叹了几句造化弄人。
太他妈遗憾了,叶修咋就退役了呢。

诚然,不管叶修拉了多少仇恨,但他的实力谁敢不认可呢?何况叶修也是有很多很多的粉丝的嘛,像这种一出现就可挥手翻云覆雨的人物,不能参加国际性的荣耀赛事,真真是让人扼腕。
十六个参赛国家定下来了,国家竞技总局连同着荣耀联盟也开始悄咪咪地筛选起本国的十四名参赛选手,选了哪些人出来除了本人以外谁也不告诉,直接敲定了计划通通拎到B市参加集训,颇有一种送进洞房才晓得新娘是谁,啊什么原来就是隔壁村翠花一样的那种不算惊喜的惊喜感。

苏沐橙和方锐踩着点来的B市,下了飞机就直奔集训基地,电梯间里遇见了张新杰,还互相招呼了几句。电梯间里信号不好,到了楼层门一开,苏沐橙刚刚跨出去,就收到一条短信。

“我在B市,马上过来。”

是叶修。

苏沐橙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把手机收起来,欢快地推门进了会议室。会议室里头还挺宽敞,靠窗靠沙发靠会议桌稀稀拉拉站了满屋子,一看,都是熟面孔,有谁谁谁基本上都在意料之内。
黄少天叽里呱啦说了一堆,原先里边儿的人没理他,刚刚进来的也没理他,大家嘻嘻哈哈互相打了招呼寒暄几句,得知了韩文清拒绝邀请再唏嘘感叹了一会儿,喻文州站起来把话题扳回正轨,征询了一下大家对于自己委任队长的意见,再温柔地笑着告诉大家,咱们还有个领队。

领队?领队是啥玩意儿,能打还是能被打。一堆人面面相觑,疑问重重,在喻文州告知大家说这个领队其实是个内行之后,苏沐橙高深莫测地笑了。
好在大家都不傻,回过味儿来了,以张佳乐黄少天打头首先就变了脸色,方锐拿手捧住下巴问苏沐橙,“沐姐,不是吧,这不是玩……”
他的“玩儿我”还没吐出来,会议室的门就被推开了,叶修一脸被欠了八百万的表情踩着柔软的地毯慢吞吞地挪进来,他哭丧着脸边挪边说,大家好啊。
我靠,我靠真是叶修。黄少天把拳头从嘴里拿出来,和张佳乐对视一眼,相逢一笑泯恩仇,从此都是好朋友。

在寂静了那么一两秒钟之后会议室内展开了对叶修的激烈声讨,一时间热闹非凡堪比西门菜市场,一人一句轮着损,坐在会议桌边上的正盯着桌子上烟灰缸发呆的周泽楷,也被这激烈的气氛感染,忍不住低低说了句“就是”。
他这两个字语速比较慢,四下里也比较安静,他说完这句叶修便抓了个空当,立即阴下脸,恶声恶气地接了句:“都闭嘴!”
因为这句话是紧跟着周泽楷那两个字说出来的,听起来就像是在吼他。周泽楷难得接一次嘴,出师不利,难免被小吓一跳,他随即皱着眉抬起眼去看叶修,结果叶修眼神根本不在他身上,人正忙着左右开弓,还拿一根小指掏掏耳朵,无辜地表达着他是被自家老头子打包丢出来为国争光来了,真不是自愿的,这种行为特别残酷,根本没有父爱。 


 


他一边说一边激起周围阵阵嘘声,周泽楷把眼神移回面前的大理石烟灰缸,开始仔细观察,好像上面的纹理能开出花儿似的。叶修那些废话从他左耳朵进去又从他右耳朵出来了,没听。突然人群又起了一阵哄,他还是没怎么注意,旁边的人都动起来去拷视频,他皱起眉头左右看了看,也站起来顺着人流去拷视频,再顺着人流毫不留恋地离开会议室。

门啪嗒一声关上,会议室里只留个苏沐橙。叶修好整以暇,换个姿势靠在椅背上,摸一根烟出来点上,酝酿了会儿,开始好好说人话,头一句先是感慨:“竟然被赶出来了,像做梦,我都觉得不可思议。”
苏沐橙乐呵呵地看他一眼,问:“哎呀,是吗?”
“不是吗?”叶修也看她一眼,“不过也是,不像做梦,更像是开玩笑。”


 


“嗯,怎么说?”


 


“我良心发现要尽尽孝道,好好当哥,结果上天却不给我这机会了。”


 


“其实,你也不能这样讲。”苏沐橙还是笑嘻嘻的,“比起当选手,现在你也算闲了不少,双方兼顾也是可以的。”


 


“别说,还真是。”叶修耸了耸肩,“觉得松了些,但还是放不下。”
苏沐橙笑得更深,撑着下巴凑过去点:“陛下要是回来,我马上退居二线。”
叶修皱起脸连忙摆手:“别别别,好不容易才甩脱,我才不呢。”


 


 


 


这倒也是真话。这两年来的消耗之大,就是叶修再能打,也绝不想再来一次。如今兴欣也算是有了正儿八经的规模,打头的荣誉也牵好了,但毕竟还是新队伍,不够成熟稳定,要再扛起队长一职折腾,叶修也是顶不住的,就像当年他劝韩文清那句,该慢下来的时候还是要慢下来。


 


苏沐橙当然也明白,就着这话头儿玩笑两句,接着再乱七八糟东扯西扯了一会儿,眼看着吃饭时间快到,也就拍拍裙子站起身来,一边问叶修:“怎么样,一起下楼吃饭?”


 


叶修当然说好,两人一起出了会议室,按了电梯下楼键打算去二楼餐厅进行觅食活动,等到“叮”一声电梯门开了,抬腿跨进去正碰见从四楼下来的周泽楷。叶修先是一愣,接着冲人一笑,先行招呼。


 


“小周好啊,也是下去吃饭?”


 


周泽楷摇摇头,说:“去一楼。”


 


“嗯?”叶修瞟了一眼电梯按钮,见着一楼的按钮确实是亮着的,也就笑了笑,手指移过去摁下二楼的键,“噢,那注意安全啊。”


 


周泽楷没吱声,冲着后进来的苏沐橙点了下头表示问好,苏沐橙挺礼貌地笑了笑,十分自然地跟叶修一起站在电梯的另一角。电梯门关上,到二楼不过是秒秒钟的时间,“叮”一声电梯门再开,叶修与苏沐橙云淡风轻的走出去,总共也就十秒钟不到。


 


周泽楷不知怎么的有点儿愣神,看着两人背影慢吞吞地走远,直到电梯门自动关上了他才回神。


 


 


 


不得不说,联盟对这次国际联赛十分之上心,整个训练中心设施齐全得令人发指,一楼大厅银行超市练身房附带个喷泉小广场,二楼餐厅附带个露天大阳台,整个三楼是训练室加上一个会议室,四楼到五楼是选手寝室,两人一间,每间还附带个小客厅,有沙发有电脑......简直住上了就想赖这儿不走了。


 


叶修和苏沐橙去前台点了几分平素爱吃的小炒,端着往靠窗的座位走,正巧楚云秀也坐那儿呢,苏沐橙就拉着叶修凑一桌去了。


 


俩女孩子顺理成章开始讨论起正在追的电视剧,叶修当然没心思仔细听,老老实实专心吃饭,过了会儿隔壁桌也来了人,是喻文州黄少天和方锐,这下可不得闲了,果不其然黄少天搁下盘子脑袋就往叶修这边转。


 


“哎我说老叶,可以啊,还以为你这祸害终于滚了结果又杀回来了啊,谁把你弄回来的?”


 


叶修看也没看黄少天:“这是天意。”


 


方锐啧了一声,接话道:“呸,还天意呢,老天是看你残害我们于心不忍,放你回来去残害外国人民吧。”


 


叶修这下是抬起眼皮来瞅了一眼方锐:“我们可是一个队的啊,怎么就残害你了,你这样说话是基于什么立场?”


 


这下喻文州也转过来了:“嗯……领队,能上场?”
“不能。”
苏沐橙接话:“哎,真不能吗?那多可惜呀。”
叶修一笑:“怎么说?没机会看我虐外国菜觉得很遗憾?”
苏沐橙就举起筷子敲了敲碗沿儿:“不阅读教科书,怎么毕业啊?”


 


“你可真捧他啊,”楚云秀笑了声,“不过这话倒也没错。”


 


“你可真捧他啊,”方锐跟着笑了声,“不过确实感觉有点可惜。”


 


“你们都挺捧他啊,”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儿,“我们糟心糟够了,都不能让国际友人感同身受,心里面实在太不平衡,我感觉,我得不到心灵与精神的圆满与和谐。”


 


喻文州挺认真地想了会儿:“如果有选手负伤,按规则领队是可以替补上场的。”


 


叶修一下子就乐了,他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怎么样,闭眼下楼走出大门前行二十米在马路中心表演真人影剑步,我就可以代替你向国际友人问好了,考虑下?”


 


“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


 


 


 


周泽楷提着购物塑料袋儿重新上了二楼来吃饭,就看见叶修那一块儿闹腾得不亦乐乎。他下意识多看了两眼,正要收回眼神的那一瞬间,不巧被叶修捕捉到了。叶修特自然地抬手招呼他:“小周又上来了?坐一块儿?”


 


周泽楷一愣,有点腼腆地笑了下,指了指手里的塑料袋。


 


叶修其实没明白他意思,不过也从善如流了然地点了点头:“那你先忙。”接着就毫不留恋转头回去继续谈天扯地。


 


周泽楷又是一愣,杵那儿顿了会儿,提着装了饮料的袋子开始找孙翔唐昊肖时钦,等他把饮料一样一样递给正主儿再去前台端了菜回了神,才发现他已经站在叶修那桌面前了。


 


叶修有点意外似的,才明白周泽楷刚才应该是送饮料去了,他就近指了指身侧空位:“坐这儿吧。”


 


周泽楷便乖乖坐下了,朝着对面坐着的楚云秀苏沐橙点头问了好,开始安静地吃饭。黄少天这边刚转回去老实喝了几口汤,就再一次聒噪不嫌烦地转回来继续说话,发现这边多了一个周泽楷,瞬间话题又多出来几个。


 


“咦周泽楷?你什么时候来的?还跟叶修坐一桌,他可是抢了你冠军的人你跟他一桌你怎么吃得下饭呐?别用沉默抗拒我,我还能不懂你?你也觉得叶修特别不要脸是吧?”


 


周泽楷听这话产生了一丝拉的局促感,他与叶修本就不算熟悉,但他知道黄少天与叶修私交甚笃,这话明显是互相熟稔的朋友间开的玩笑,他没有回答的必要,坚持用沉默抗拒,继续安静吃饭。


 


“你怎么就懂他了?是因为你输给我更多次是吧?食不言寝不语,别闹了安心吃饭,你看小周多懂礼貌。”


 


这样被夸了当然也不觉得有多开心哈,毕竟是两个极端,被叶修拿来互相堵对方的嘴也不要钱,虽然被堵的是黄少天,但是周泽楷本来就话少不需要被堵,所以最终结论是叶修最厉害。


 


 


 


午饭后集合分配房间,众人再次齐聚三楼会议室。叶修勉强站直端正了下精神面貌,假兮兮地清了清嗓说道:“我抽烟,请让我单独一间,两个女孩子一间,其他队长安排。”


 


喻文州看了叶修一眼,接话继续:“寝室两层,一层七个人,每两人一间。为了不浪费资源,有两个人得单独住一间,叶领队一间了,谁还愿意单独住的?”


 


同队的基本上都打算一起住了,过了会儿也没人答话,最后王杰希和周泽楷同时举起了手。


 


叶修看着那两只手沉思了下,说:“我觉得,王杰希单独一间不错。”以免在共同生活的各种温馨细节中,他的眼睛把室友给吓成个半身不遂,影响了训练的进程。 


喻文州没意见,两个单人间定下来了,他开始安排双人间。叶修也觉得没自己什么事儿,撑着下巴透过会议室的落地窗看外面,愉快地开始神游。这边周泽楷被一口堵了回去,连个挣扎的时间都没有,只能“......”着再次陷入愣神。


 


 


 


什么情况,怎么干什么都出师不利。


 


 


 


TBC.


 


新坑OwO更得会慢一点,先争取把怎堪完结!


 


我再也不想写古架了,真的是自虐(吐魂跪哭

评论

热度(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