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ri

ADONAI【Free!】【CP:宗凛】(7)

流水纸。0:

*之前篇章请走:楔子 1 2 3 4 5


*难得最近有点时间,先努力填这个坑,欢迎大家抓虫。喜欢的话可以给我点点赞啊推荐推荐啊。有什么想看的梗也可以私信或者评论我。谢谢大家喜欢这个故事。


*禁止转载。


 


》Part 6


宗介想着反正现在去追七濑遥和那个红发青年的计划已经被打乱,而渚似乎又有所隐瞒,不如从这孩子口里套点话出来。


这样思忖着便坐了下:“啊,帮我点我杯冰咖啡。”


“先生不看演出么?”


“嗯……我喜欢安静点。”


似鸟听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拿出点单本开始记录。宗介观察对方的表情,这孩子和精怪的渚不一样,显然是个有点迟钝的少年。他想了想,又开口道:“你们这里唱歌唱得最好的是谁?”


“唱得最好……七濑前辈吧。不过他不是我们酒吧的人。”


“哦?”宗介眯了眯眼,听进去了,“不是你们酒吧的也能来这里唱歌?”


“能啊,但不是每个人都行的。”似鸟写完酒水单,把笔塞回衣兜,“七濑前辈是我们老板的熟人,而且……”他有些不确定,“有传闻说他和老板关系不一般,所以……可他的确唱得好好听,什么都好,自然会招人喜欢。”


“啊,真想听听他唱歌。”


似鸟笑了:“我也很喜欢听他唱歌,但今天不是他登台,他一般每周会唱一两次,时间不定,他会在前一天通知。如果先生你想听,你留个联系方式给我,我可以告诉你。”似鸟说着,抓住了一个过路的服务员,笑嘻嘻地把宗介点的单子塞给对方。


宗介没有急着回话,他沉吟了一下:“听说七濑比较内向,似乎不太与人交往?”


“诶诶!!先生你对他这里很熟悉嘛!话是这么说,虽然我和他交往次数不多,但感觉他是个很好的人,有时候还会帮忙端盘子,很温柔。”


“这样啊。那看来他平时和你们玩得很好啊。”


似鸟把手往衣服上蹭了蹭,背靠墙站着和宗介聊天:“他和渚的关系不错,和凛前辈的关系也很好,虽然他俩经常吵架。”


凛前辈?宗介心里翻江倒海,但是却强作镇定:“渚我认识。凛前辈是?”


说道凛,小似鸟的脸上容光焕发:“嗯,凛前辈是最近才来的,虽然他和七濑前辈一样,都不是我们酒吧的人,但他经常来,跳跳舞唱唱歌,帮着我们打理,尽管确切的说还是找我们玩更多。他教我做拉花,教我调酒,教我打出漂亮的领花,一直一直那么温柔,而且又好漂亮,真的好喜欢凛前辈。”


宗介紧紧握着手,指甲镶入了肉里。凛,一定是凛。宗介沉默着,激动和失落来来回回地在他心间滚动。他自是不会急于直接去问对方全名,但总得找办法和凛直面接触。


既然是他,为什么他一点也没认出自己?既然是他,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先生,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我想和你做朋友!”


小似鸟的声音把宗介拉回现实,宗介回头看了看他:“宗介。叫我宗介就行。话说,那个凛先生长什么样?今天在吗?”


“凛前辈可漂亮了!红头发,扎了个辫子的那个就是!我看看啊……诶诶诶就在那里!”似鸟对着一个方向喊了起来,“凛前辈!……”


什么?!凛原来就在这附近?宗介转头往那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不远处,凛正在和一个棕色头发的男人说话,边是说着,还边是朝那个男人笑得春花烂漫,似乎并没有听到似鸟的呼喊。


宗介心里没由来的一股火气。尽管目前看来凛还没有认出自己,但是这不代表宗介可以容忍自己爱了那么多年的人和别人调笑。然而虽说如此,宗介还是很好的压制了自己的心思,只是一直在观察那个男人有没有什么出格举动。


好在,七濑遥很快出现了,他的出现直接把带走了那个棕发男人的注意力。凛轻摆着手似在与两人告别后,四处环顾想找到刚刚喊他名字的声音来源。


似鸟却在喊了一记后,忽地禁了声,显然也是注意到了凛身边的那个男人,那人走后,似鸟轻不可闻地松了口气。宗介不动声色地瞄了似鸟一眼,对方的脸上露出一丝紧张,却也没有对此解释什么。


“宗介先生,我去把凛前辈叫过来。”似鸟说。


“等等,”宗介拉住他,但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询问,“好吧没事。”


似鸟听闻笑了笑,朝着凛的方向跑去了。


隐隐约约,山崎宗介有点猜到刚刚那个棕发的男人是谁。他看不清对方具体的容貌,但从他拿酒杯的动作,和凛说话的态度,最关键是他对七濑遥的反应,都让宗介心里有了个大概的轮廓。


山崎宗介想过无数种和松冈凛重逢的方式,然而当松冈凛真的活生生站在他面前时,他却语塞说不出一个字。就像一个男人设计了各种对恋人求婚的形式那样,偏偏到了恋人笑着问自己有什么事时,却又怎样都觉得求婚环境太过简陋。


村上春树曾经在他那本名书《海边的卡夫卡》中写过:“回忆会从内侧温暖你的身体,也会从内侧剧烈地切割你的身体。”松冈凛——山崎宗介的疼痛和信仰——还是那样特别,还是那样张扬。他就像一个白昼落入了黑夜的深潭,在暗色中爆发出万丈光芒。


“哟!”他走过来,朝着宗介打了个招呼。似鸟跟着他的身后。


那一瞬间,宗介仿佛有一种错觉,错觉凛已经认出了自己,错觉他已和自己是多年的老友,错觉他从未离开。


直到是凛拉开宗介边上的高脚登坐下,向上拢了拢随意耷落的外套,修长的双腿一条搁在凳杠上,一条笔笔直地踢在前面,用脚跟支撑地面:“听说你帮了小爱?啊,就是似鸟。谢谢,今天我请。”说着,他拍了拍似鸟的肩膀,似鸟心知肚明般地朝凛笑笑,转身往吧台跑去。


“凛……”宗介动了动嘴唇,轻轻喊出了这个让他牵肠挂肚多年的名字,明明那人是如此真实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却偏偏隔了堵磨砂玻璃的墙,无论自己怎样拍打,都无法看清对方的模样。


他还是变了。长大了些许,身体不如小时候那般柔弱。如今的他有了些肌肉,整体却依然清瘦,尤其是他的腰,在紧身背心的映衬下,更显得不盈一握。


而他的面容和当初没有太大的改变,唯独是不再如曾经那般笑得单纯阳光。他的脸上挂着不易察觉的忧伤,他的笑意染上了艳丽和张扬。然时间对他尚且仁慈,他的美貌和明亮,还是如同宗介心中想象的模样。


曾见千面容颜,唯念是你的脸。


“你认识渚吧?”凛龇起尖尖的鲨鱼牙笑,“真好,那都是朋友了。啊饮料来了。”


朋友吗……宗介心里苦笑,却没有做在脸上。他已经百分百确定凛已经认不出自己了,但却还想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试探对方。


“嗯,我不常来。”


“我也是,有时遥过来,我也来跟过来玩。反正也没事。”


“你……也是学生?”


凛听后愣了愣:“嗯?我不是,遥是。我只是认识他罢了。”


宗介大力发挥警察套话技能:“那你平时?”


“我么……”凛狡黠地看了对方一眼,“有时候会在这唱唱歌跳跳舞罢了。”


他很聪明。宗介明摆着是在问他平时是做什么工作的,却被凛“误会”掉,隐得细细的,什么也没套出来。


 


TBC……

评论

热度(32)

  1. 禸女子〆瘋ㄋ流水紙。0 转载了此文字
  2. patience_gz流水紙。0 转载了此文字
  3. 七六届流水紙。0 转载了此文字
  4. katybolg流水紙。0 转载了此文字
  5. yuri流水紙。0 转载了此文字
  6. 如此爱你.流水紙。0 转载了此文字
  7. ranlinghi@126流水紙。0 转载了此文字